战区日记/我的同事被征召参战

  • 2022年2月28日
2022-02-27 04:25:11大公报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俄罗斯24日发动了对乌克兰的“特别军事行动”,从顿巴斯、克里米亚等多线出击,基辅上空响起了防空警报的声音。我所在的中企工作群已经炸锅了,各种应急群纷纷建立,代表处领导与公司领导们在商量下一步该何去何从,等待撤侨指示,抑或向利沃夫撤离,以后的项目还做不做,未来工作生活会有怎么样的改变。在战争突然来临的时候,一切答案都在这个阴霾的早上显得格外凌乱。

  出门囤积物资,是求生的本能。马路上车来车往,行人大多神色凝重,有很多人提着行李,拎着大包小包,奔向自己逃亡的目的地和未知的命运。头顶传来了战机划破天际的轰鸣声,人们驻足观看,再继续前行。清早,超市里的取款机前排起了长龙,相信里面的现金是远远满足不了这么多人的;室内人山人海,人们秩序井然地囤积生活物资然后开车回家。

  我得到消息说,我们公司的本地同事不少在预备役士兵的名单上,有同事的家属或兄弟更是在前线与俄军战斗。我不禁悲从中来,等尘埃落定,这些同事还会回到公司吗?他们的亲人还会看到明天的朝阳吗?生与死的话题突然近在咫尺。

  战争来到第二天,乌军的抵抗出乎俄方意料。北线俄军距离首都基辅更近,他们从切尔诺贝尔方向继续南下,兵锋直指基辅。从窗户往下看,持枪民兵在警戒,警员们荷枪实弹在小区的街道巡逻。住所楼下有个防空洞车库和超市,很多警察在防空洞的门口聚集,时不时就会看到一群平民样子的人跑步过来,或者列队离开,估计是新征召的民兵。

  晚上到楼下超市补充一些物资时,不远处的座位上,有两个大哥在这个紧张的寒夜里悠閒地吃着冰淇淋,与对面的流浪汉交谈。今晚的夜比昨晚更紧张了,据说俄罗斯派遣了“赫赫有名”的车臣部队进攻基辅。窗外的夜色寂静无声,而此时的无声比喧闹更加让人难熬,大家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。此时我又想到了同事的兄弟,应征入伍的民兵,坚守岗位的警员,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怎样可怕的事情与结局?在宏大叙事面前这些都显得微不足道,宛若蝼蚁。

  微信亮起,有消息说25日晚10点俄罗斯会发动对基辅乌克兰军队的炮火准备,一看时间,9点半,屋外一片平静。一分钟、两分钟,我的心也在倒计时。终于,晚上10:20,炮火覆盖的声音此起彼伏,向窗外望去,西北方向传来了阵阵火光,映红了视线近处的教堂的一角,基辅人民在枪炮声中度过这煎熬的一晚。

  大公报驻乌克兰特约撰稿人 徐子安